MAXmin

你努力的样子好棒

____:

米秀短篇 《红》


 

 

 

 

 

5月以来满当当的日程让金俊秀象上了发条一样的开始连轴转。往返与日本和韩国的飞机上,有时候他醒来就会有那么一会儿搞不清自己在哪。

旁边座位上没有人,他盯着看,等了很久,直到空姐走过来温柔的对他说先生您的毛毯我可以帮您收起来。

金俊秀回过神,低头看了看身上滑落一半的毯子。夏末飞机上空调还是很足,他裹着毯子睡出满头的汗水,又觉得浑身发凉。

他把毛毯递给空姐说谢谢,心里却十分怀念以前一群人闹哄哄飞来飞去时他就爱靠在旁边那人身上睡的天昏地暗,醒来毯子还是好好裹在身上。特别暖。

那段时间朴有天老是睡眠不足,后来他才知道人家在他睡着时不知道帮他掖了多少回毯角。

金俊秀拿出手机想给朴有天发条信息,又意识到自己正在四不着边的天上飘。在头等舱里,很大很静也很无聊。

他想了想把那条信息存到草稿箱,可下了飞机纷繁的工作让他很快就把这件事忘了。

 

 

金俊秀和朴有天是队友,同一个组合里,你可能也听过,叫jyj的。

同一个队友是很妙的说法,至此一切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比如染了红色头发的金俊秀在台上声情并茂的演一个叫德古拉的吸血鬼,去了后台看到前来探班的朴有天他才知道这家伙刚才一直都坐在下面。

金俊秀突然就紧张了,比刚才在台上时还紧张。他想挠挠头发,很快就有一双手伸过来帮他仔细整理。

“这个头发很辛苦的,每周都要染。流下来的汗都是粉色的。喏。”金俊秀侧了侧头,不自觉的就想撒撒娇。

“可是挺好看的。”朴有天顺了顺他的头发,突然就靠过来抱了抱他。他不说我们俊秀辛苦了,舞台剧越来越厉害了——这些都是摄像机前面说的,他经常说,在哪儿也说,当着金俊秀的面把他夸的不好意思了就换到其他采访上说。毫不吝啬赞美之词。然后被大家夸团员之间关系真好啊。

 

但现在朴有天就抱着他,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

 

后来摄影师跑过来说来来你们合照。有天放开他,握住他的手。俊秀说不清是不爽还是尴尬的表情一露,有天就看到了。于是抿着嘴稍微用力捏了捏,哄小孩子似的。

后台特别吵,摄影师拍到金俊秀笑出来的照片就忙着跑了,俊秀想还好自己的妆挺厚,应该看不出脸红。

 

他有空也看过很多报道,说什么金俊秀红发扮相惊艳众人,金俊秀舞台剧神之一手,漫天的新闻加起来也抵不过他心里的小骄傲和那句挺好看的,加一个拥抱。

 

他们挺长时间没见了。忙着拍戏,忙着开演唱会,忙着音乐剧,忙的没什么时间打电话。

金俊秀想,团员嘛,忙点好。

 

 

但是德古拉庆功那天晚上朴有天偷偷溜过来了。金俊秀一头没来得及染回去的红毛在灯光下晃啊晃,堪比他此刻的心。口不择言的问了一句你怎么来了,有天耸耸肩说俊秀大人在推特昭告天下了啊,多少饭看你那么伤心就在下面说朴有天快去探班,于是我来了。

 

金俊秀今年28,当了十年爱豆还是知道有种生物叫cp饭的。

他觉得那群整天yy的女人挺可爱,以前也逗着她们跟朴有天做些很暧昧的动作,开始的时候朴有天比较呆,愣着总被他调戏。直到金俊秀某天被成员调戏叫女儿时急吼吼的喊朴有天是女婿!

从此“有秀”一名在那群女人的眼里就是坐实了,并且顺序板上钉钉不容质疑。

 

 

金俊秀自从发现自己会对朴有天产生生理反应时终于不敢闹腾了。

在自己的队员略微收着下颌一脸专注凝视自己时,贴过来抱着自己时,下巴搁在自己肩膀上乱蹭时,呼吸喷在自己耳朵上时,产生的欲望是让金俊秀感到十分慌乱的。

可朴有天似乎毫无察觉,照样,并且越来越自然越来越腻歪的举动让金俊秀觉得自己是不是想太多。

他在很多人面前说俊秀是我回国最好的朋友,说了很多遍,俊秀就当了真。

后来他也习惯了,十年可以改变的东西太多,习惯也是一样。他开始庆幸朴有天作为一种习惯被他完整的保留下来。

 

众所周知金俊秀爱护嗓子是不喝酒的。所以庆功会也没怎么闹,大家感谢感谢感谢,抒发了一堆场面话就散了,出来时朴有天揽着他的肩,不知道是喝高了还是怎么着,当着很多人的面也没放开。

俊秀说想沿路散散步,朴有天说哇你顶着这么亮眼的头发怕人不知道你是德古拉啊。

然后金俊秀就用了个比较哀怨的眼神看了他一眼。朴有天酒醒了大半马上连声说好好好,那我们换个人少点的地方好不?

金俊秀嘿嘿笑的露出两排小白牙,点点头说嗯。

 

卸了浓厚的眼妆,他淡淡青色的眼圈终于盖不住,那头妖艳的红发下苍白的脸色显得清纯又无辜,让朴有天微微恍了神。他想这个人都28了,怎么有时候还是长不大的样子呢。他好像看到许多许多年前,同样是红色头发的金俊秀扯着他漂成浅金色的一小撮狐狸毛笑的一脸得逞,像极了那时候他们唱的歌,纯真展放在苦难的大地上,火花明亮的燃烧着,就像末日灿烂的晚霞。

 

 

金俊秀开车,朴有天就坐在副驾上指指点点的指路。一边还臭屁的说我比gps那冷冰冰的声音好听多了吧。

后来他们开去一个没什么人的公园,整个园子里都是红透的枫叶,如血。那天晚上月光十分慷慨,朴有天在林立的树木中间冲着他微微躬身,做了一个极优雅的绅士礼。

月光穿过漫天的红叶打在他身上,比任何顶级的舞台灯光都要美妙。他浑身披着一层染了红色的微光,抬起头笑着说,欢迎来到德古拉的天堂。

 

吸血鬼是上不了天堂的,可是朴有天却把他带到这样美的不真实的地方。

 

九月的晚上已经微凉,金俊秀穿得少,缩了缩肩,朴有天就从包里拎出来一条薄薄的绒毯,也是红色的,手从他身后绕过去披上,脸凑近俊秀的瞬间温度高的不像话。

 

他们并排着走,不太说话,四周静的让人安心,脚踩在落叶上的声音都变的可爱起来。

俊秀一只手紧着薄毯,脑袋里想的都是刚才他凑过来时,脖子和侧脸上的细小汗毛和味道。

朴有天没擦香水,于是呼吸间充盈的就全是十年来金俊秀再熟悉不过的气味。

 

 

他突然没头没脑的问他,朴有天,我要是个吸血鬼该怎么办?

朴有天也停下来,没打趣说俊秀你还没从德古拉跳出来啊,也没装作害怕的样子说吸血鬼大人请放过我。

他甚至一句话也没说。就是看着他温柔的笑了。

金俊秀想怎么就有人笑起来这么好看呢,可还是扯着他说,你说啊,怎么办?

 

朴有天叹了口气,很无奈的说,

“能怎么办,你是吸血鬼,那我就陪着你做吸血鬼啊。”

 

“可你是人啊,是偶像,是朴有天,你不是吸血鬼啊。”金俊秀不折不挠。

 

然后是短暂的沉默。这沉默让金俊秀想了很多,他莫名觉得委屈,为了那人答不上来一个不切实的假设。

然后他用力紧了紧那条红色的毯,用空着的手揉了揉鼻子,努力想还好啦,还好是个假设。他不是德古拉,不是吸血鬼,没有什么四百年牵绊的女人,他是偶像金俊秀,身边还有一个队友朴有天。

 

就在金俊秀胡思乱想的时候,朴有天缓步走过来,离他很近。

他用那把迷倒了不知道多少人的嗓音对俊秀慢慢说,

那就把我变成吸血鬼吧。

 

朴有天松了松领口,把自己线条优美的颈部凑到还在发怔的金俊秀嘴边,成年男人身上让人着迷的香气蛊惑了他。

他说那就把我变成吸血鬼吧。

 

他愿意被这还没从戏里跳出来的小孩吸干血液,与之交换,经历痛不欲生的日夜然后成为他的同类,成为对血族来说最为特别的存在,抛却天和地,他愿意结成血的誓约陪着他,就为了他一时的兴起。

 

就把我变成吸血鬼吧,我陪着你啊。

他在他耳边很认真地说。

 

金俊秀不是血族。可他却觉得自己在这一刻已经完成了那名为初拥的仪式,热切的,夹杂了无数的惊惧与狂喜。

 

 

 

 

 

 

那天晚上金俊秀做梦了。

梦见他和自己的好队友站在偌大的林间,听着树叶彼此亲昵的摩挲着沙沙作响,除此之外仿佛世界都在枫林之外,他们在这避世一隅,借着微茫的光线,接吻了。

金俊秀觉得这个梦太美好,他简直不想起来了。

 

可是有人在枕边轻柔的唤他,俊秀呀,俊秀呀,下巴刚刮了的胡茬蹭在他脸上。

金俊秀哼哼着抗议,揉着眼睛。

那颈间香甜的血液呢?吸血鬼呢?

什么都没有。

他只看到朴有天在他眼前眯着眼笑,笑的脸上露出两个宠溺的梨涡来。

 

金俊秀突然觉得无比安心,好像不管是梦里还是现实,不管是十年前还是现在,不管是吸血鬼还是普通人,他总能看到朴有天,就在他最近的地方。

 

这么想着,他就迷迷糊糊伸出手揽过朴有天,在他的梨涡上轻轻亲了一下。

 

然后他看到他脸红了。

在饭面前风流万千的朴有天,在终于得到金俊秀的亲吻之后,没出息的红了脸。

 

昨晚还胆大包天敢把脖颈凑过去等待吸血鬼那尖利牙齿的朴有天,此刻只能羞成怒的扳过那个红毛的小脑袋,结结实实的吻了上去。

 


评论

热度(12)

  1. MAXmin四条下划线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