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min

你努力的样子好棒

(转载) 我们的歌 TOHOSHINKI

《 我们的歌 TOHOSHINKI 》


★ ★【东方神起 1 】★ ★ ★ 


      雪从昨夜就开始下,金在中推门走出来的时候,庭院里的积雪已经深到他的脚腕处“该是今年最大的一场雪了。”

  

      “圣诞节快到了。”女人靠在门框上紧了紧肩上的披肩,抬眼看着还在纷扬而下的雪“在中啊,昨天从韩国寄来封信。"


  “韩国?”金在中皱起眉“我姐的?”


  “不是,有天的。”女人走进雪地,将金在中眉宇间的落雪拍掉“回屋吧,你的腿刚好些,别受凉了。”  


        “嗯。”抬手搂住妻子的肩膀走回屋里。关门的时候,金在中回头看了一眼还在下雪的天。


  妻子半躺在沙发里读着报纸,看到什么有趣的就会捂着嘴轻笑。金在中给妻子倒了一杯热茶,把孩子昨天丢在地上的玩具弯腰收拾好,坐在妻子身侧柔声问道“孩子还在睡么?”


  “他昨晚上和Joe闹腾了一夜。”妻子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我刚才去叫了,看他太困,让他多睡会儿吧。”


  “嗯,他的冬令营不是要去欧洲么?什么时候走。”


  “应该得过完圣诞节吧,但那小子已经迫不及待了。”


  微笑的起身在壁炉前坐下,把椅子旁的毛毯展开盖在膝上。火焰在壁炉里燃烧,火光倒映在金在中已经不再年轻的眼角。


  “昨天黄昏送到的,你喝醉了就没叫你。”妻子把信封放在在中膝上,又把他膝上的毛毯往上揪了揪“勃兰特医生明天会来看你,我明天不工作了,在家陪你。”


  “嗯。”仰头微笑的看着妻子。


  “我去给你热杯牛奶。”拍了拍金在中的手背,女子拉上滑落在半肩的披肩,走进了厨房。


  疲惫的揉了揉眉心,映着火光拆开了有天的来信。

  在中哥:

  过的怎么样?

   加拿大的冬天很冷,你和嫂子还要咱们小浩宇都要注意多穿些衣服。你们寄来的照片俊秀都摆在病床前头。昌珉和我说他在加拿大拍戏的时候去看你了,说浩宇又 长高了不少。很久没见那小家伙,倒还很想他,哥你下次回韩国的时候带上他好么?不过孩子也要上学……那么就等我有时间去加拿大看望你们吧。替我向嫂子问 好。

  哥,12月15号是俊秀的40岁生日。我问他想要什么,他居然和我说想回到舞台上,那个有我们的舞台上。哥,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俊秀的身体越来越虚弱,我真的不知道那个最后一秒到底离他还有多远。但是,明明是已经回不去了的对吧?

  哥,我想给他一个舞台。

  有天

  2026年11月26日 晚 于首尔


  “写了什么?”妻子站在他身后看到他缓慢的揉着眉心,神情尽是疲倦。


  “俊秀的病好像撑不住了。”抬手接过牛奶杯,勉强的微笑起来。


  “那你用回去一趟么?”妻子走到在中身边蹲下,仰头看着他。


  “嗯,得回去。”把妻子的头发别到耳后“我会叫八姐来陪你和浩宇住一段时间,我会尽快回来。”


  “我不用去么?”


  “不用了,我去就好。”金在中望着壁炉中的火焰沉默下来,恍惚中好像看见了他们曾经的身影,他们整齐的舞步,他们放肆的笑,他们大声的呐喊……


  火焰无声燃烧。


  金在中走出首尔国际机场的时候,郑允浩正眯着眼睛靠在车上抽烟,雪落满了他的肩头。允浩看见他的时候,微笑着上前轻轻拥住。


  “先去吃东西吧。”把行李放到后备箱里,郑允浩坐进车里看着在中。


  “还不饿,飞机上吃了点。”看着窗外缓慢飘落的雪“首尔也下雪啊”


  “加拿大也在下雪?”


  “嗯。连着下了两天。” 


     “膝盖没疼吧?”


  “嗯,还好的,没出去走动。”金在中看着允浩放在自己膝上的手,伸手覆盖住。


   ★ ★【东方神起2 】★ ★ ★


      在中的到来让俊秀开心的一夜没睡着,尽管有天最后生气的命令他赶快休息,他还是硬拉着金在中的手说笑了一夜。朴有天和郑允浩两个男人坐在医院过道里的长椅上,沉默的看着明晃晃的吊灯。


  直到走廊尽头的落地窗涌进阳光,金在中才疲惫的从病房里走出来,有天拉开条门缝儿看进去的时候,俊秀安静的闭着眼睛,呼吸均勻。


  有天陪着郑允浩和金在中吃完早点以后就马上赶回了医院。在中因为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又一夜没睡,在回允浩家的路上就在车里睡着了。郑允浩不忍心叫醒他,自己靠在车外抽烟,在中醒了以后揉着眼睛问允浩有没有等很久,郑允浩微笑的摇头。


  脚下是一地烟蒂。


  昌珉从日本结束拍摄赶回首尔的时候,正是深夜。郑允浩和金在中肩并肩站在一起微笑的朝他挥手。脚步一顿,随即上前给了每个哥哥一个用力的拥抱。  

        “哥你怎么突然回国了?嫂子和孩子呢?”


   “他们都在家。”金在中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侧着身子看着昌珉“很累吧。”


  “还好的。”昌珉松开领带,解开西装的纽扣“什么时候回去?”


  “哥来是想做件事。”在中放柔声线,郑允浩微微侧脸看他。


  “昌珉”犹疑了一下,在中转过身子低下头。


  “怎么了?”允浩侧脸问。


  金在中皱着眉看着窗外的星空“我不知道怎么说。”


  “我来说好了。”握紧金在中的手,温度一点一点渗透。


  那天晚上郑允浩和沈昌珉坐在客厅说了很久,金在中站在二楼的栏杆边看着。他看见沈昌珉深深的埋下头,允浩抽完整根烟的时候,他沉重的点头。


  俊秀的母亲去陪俊秀,有天才拖着疲惫的步伐回到家里休息一下。有天一进门在中就赶紧去给他热牛奶,但是他端着牛奶出来的时候有天已经斜靠在沙发上睡过去了。只好把牛奶放下,为他取上被子盖好。


  朴有天醒来的时候,郑允浩和沈昌珉正坐在地毯上看着电视屏幕。揉了揉发胀的眼睛顺着他们的视线望过去,屏幕上是他们在日本武道馆的演唱会现场。正放到了《PROUD》,他看着曾经的自己泪流满面缓缓提起嘴角。


  “这场子全靠我和在中哥撑着,你们几个没出息的。”沈昌珉笑着拿起抱枕砸郑允浩。


  “我也没哭,只是哽咽了。”郑允浩抿唇,回头正对上朴有天湿润的眼睛。“有天醒了?”“嗯”低头揉了揉眼睛,答应着。


  昌珉沉默的看着郑允浩,允浩站起身走到有天身前“12月26日,东京巨蛋。”


  低头的动作停滞,缓缓抬起头看着允浩带笑的眼睛“哥……你说什么?”


  “12月26日,东京巨蛋。”沈昌珉歪着头复述了一遍。


  “真的?真的假的?真的么?”眼泪盈眶,有天不可置信的急切询问着。


  “12月26日,东京巨蛋。”弯腰抱住有天,允浩闭住眼睛“真的。”


  朴有天哭出了声,刚睡醒的在中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听着他压抑的哭声。  

       场地是允浩联络的,他没说他是怎么做到的,昌珉问了几遍他也不说只好作罢。

       当天晚上,金在中快睡着的时候听到身边的男人嘶哑着嗓子呢喃着:“在中啊,他们说东方神起过去了……”


  金在中很困,困的睁不开眼睛。但是他在心里小声说“没有。”


★ ★ 【东方神起3 】★ ★ ★

       有阳光的早晨,郑允浩就陪着金在中坐在阳台上一首一首的选歌。2个小时的演唱会他们虽然还能撑得住,俊秀的身子却是不能了,所以金在中尽量挑选了抒情的 歌,决定放弃《rising sun》的时候,金在中靠着郑允浩的肩膀沉默许久。  

        手指停在《WHY》上,在中眯着眼睛冲允浩笑。


  “不唱。”头微微别过,像个置气的孩子一样撅起下唇。


  金在中好笑的拍拍允浩的头“好好好,不唱。”


  转身,却点下了播放。


  “在中!”  


       “听听有什么关系。”


       “……”郑允浩微叹了口气“别听了,我不想听。”


  “嗯,歌词现在听着也还是很刺耳的。”金在中抿唇微笑靠在允浩怀里“这首歌出来的时候,是俊秀先听到的。其实我们三个当时知道你们的消息以后就一直在网上守着,不过出来完整的MV的时候我刚好练完舞睡着了。”


  阳光很好,柔软的倾泻下来。倾泻了金在中一身日光。“我醒来的时候,俊秀和有天正坐一起看你们的MV。”回头看着允浩逆光的侧颜“我要看,他们两个就不让我看。”身子坐正“后来我看了,不过就看了一遍就关了。”


  “嗯……”郑允浩眯着眼睛看着在中膝上跳动的阳光。


  “我和他俩说,这首歌虽然是你们的声音。”


  手指碰触屏幕,将正在播放的《WHY》按下停止。


  “但不是你们唱的。”


  微笑的抬手环住金在中的肩膀,郑允浩抬起下巴抵在在中头顶“最后一首曲子,我们唱《HUG》。”


  金俊秀什么都不知道,有天没和他说,其他人都默契的保持着沉默。金俊秀只是白日坐起身子望着窗外,若有阳光涌进来他就会微闭着眼睛仰起脸,若是下雪他就会一动不动的凝视着。


  时光好像停滞了,他却又鲜明的感觉的到每过一秒,生命都会被抽走一丝,留下苍白的虚空。


  金俊秀望着窗外的时候,有天靠着门框望着他。时而微笑,时而忧愁。他挽留不住,只能多看一眼,再多看一眼。直至有一天闭上眼睛,他的每个瞬间自己都能清楚的记得。


  这样,就像他一直在,就像他从没走。


  年底的片约早已经排满了,手上还挂着两个大制作的电影。不过他需要时间排练,需要时间能让他和哥哥们站在他们的舞台上。昌珉和公司说圣诞节前的所有通告全部取消,公司的答复是不容反驳的不允许。


  昌珉当着公司高层的面,撕碎了自己的通告时间表,撒了一地碎片转身离开了会议室。


   经纪人震惊的跑出去跟着他,直到地下停车室还在反复劝着,要他仔细考虑,要他明白如果他这么做的违约金的数目会是多少。昌珉从车窗里递出一张卡,经纪人 接过一看,是一张无限卡。再说不出一个字,呆呆的看着昌珉的车驶出停车场,末了突然醒悟的喊道:“明天早晨有KBS的年度访谈啊昌珉!!!”


   全韩影响力最大的访谈节目现场,灯光摄影全部到位,只是主角的位置一直空着。经纪人给昌珉几个手机打电话全部是关机,家里的电话也显示着无人接听,直播的 时间马上就要到了,所有人都忧心忡忡的时候,沈昌珉穿着宝石蓝色的西装优雅的走进来。沈昌珉只是对着摄像机说了一句话,然后在所有人的震惊中转身离开。


   他说:“Cassiopeia,12月26日东京巨蛋,东方神起等你们回家。”


  —— Cassiopeia,12月26日东京巨蛋,东方神起等你们回家。


       “妈妈,你怎么了?”稚嫩的孩子踮起脚爬在沙发上看着餐桌旁的母亲盯着电视屏幕,脚下是一地打碎的盘子。


       “妈妈?”  


      女人视线失焦,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 Cassiopeia,12月26日东京巨蛋,东方神起等你们回家。


  喧闹的街头,女人紧了紧衣领冒着风雪在人群中急忙穿行着。脚步一顿,女人循着空中传来的声音微微仰头,巨大的玻璃幕墙上,熟悉的人熟悉的眼神,熟悉的姓名。


  漫天风雪中,女人就那样仰头望着,过了很久很久,无数行人从她身边走过,她就那样定格在那里,以仰望的姿态凝固了时光。


  —— Cassiopeia,12月26日东京巨蛋,东方神起等你们回家。


  深夜,正在熟睡的女人被持续不断的铃声吵醒。困倦的起身接起电话,女人看着窗外夜幕下的巴黎屏住了呼吸。挂了电话,女人抱住身边的丈夫,低声呢喃“I must go to Tokyo .”


  —— Cassiopeia,12月26日东京巨蛋,东方神起等你们回家。


  “万一那场演唱会……”视线从屏幕上昌珉的脸移开,金在中仰头看着允浩“真的只有我们怎么办?”


      握紧在中的手,一字一顿“她们会来的。”

 


     ★ ★ 【东方神起4 】★ ★ ★

  

      金俊秀微微颤抖的站在舞台的中央,四周是巨大而空旷的内场。他转着脚步不可置信的看着,最后一个人站在舞台的最前方,弓着身子大喊:“We are TVXQ!”


  他的声音回荡在冰凉的空气里,远远的传了出去。


  他身后的四个男人,微笑的看着他的背影。


  临近圣诞节,他们开始了夜以继日的排舞、和曲、走位……俊秀的身子经不住长时间的剧烈运动,四个人总是先陪着俊秀排完俊秀的部分,然后俊秀悠然的坐在台侧,剩下的人才开始一遍一遍的演练,直到大汗淋漓。


  金俊秀就坐着看他们,总会一恍惚,就把他们的身影和记忆中的身影重叠,然后就仿佛听到了曾经那些铺天盖地的呐喊,他茫然的回头看向台下,只有一片死寂的黑色。


  饿了的时候,几个人就围坐在一起吃点简单的盒饭,说笑着。每当这时候昌珉都会红着眼睛低下头,被哥哥们嘲笑之后大口的吃着盒饭一句话也不说。在中知道昌珉的感受,因为他又何尝不是,很幸福。


  《miracle》在中是没选的,尽管他明白《miracle》的意义,但担心着俊秀的身子终是用《one》取代了。  


         最后一遍走场的时候,金俊秀一个人站在舞台中央,金在中想过去,却被有天拦下。音乐响起,在中身侧的手紧紧握拳。


    金俊秀咬着牙完整的跳完了《miracle》的全部动作,苍白着唇抱住金在中“哥,我能跳的。”把脸埋在在中的脖颈里“让我跳吧……”


    金在中点头,不住的点头,紧紧抱着俊秀。


    郑允浩走上前,拥住两个人。有天红着眼眶抱住还在点头的金在中,昌珉默默的张开双臂。


    他们拥抱在一起,一如从前。 


      街道上的橱窗里点亮了圣诞节的彩灯,古老的歌谣从破旧的音乐盒里传出来。


       东京的雪下得很大,整个世界都被大雪渲染成白色,就像畅快淋漓的下了一场牛奶雨。


     “今年的好像哪里的雪都铺天盖地的。”金在中站在窗前,额头抵着玻璃。


     “上帝想用大雪压住尘世的喧嚣。”允浩从腰后抱住在中“然后,让世人静候我们出场。” 

        “这个说法虽然荒唐……”唇角微扬“但是我喜欢。” 


        “金在中。”


     “嗯?”


     “下辈子,为了我们活一次好么?”男人的声音很低,在中却听到清清楚楚。


     “下辈子,不顾家人,不顾世人,不顾一切。”转过身子,在中捧起允浩的脸“我只为你活着。”


     “呵呵……说好了。”允浩看着昏黄灯光下在中的眉眼,呼吸放轻。 


        “嗯”靠在允浩的肩膀上,闭住眼睛“说好了。”


      他们都知道没有下辈子,都知道选好的路,回不去了。


      ★ ★ 【东方神起 5 】★ ★ ★


      I know you are waiting for me .


     开场原定是《Thanks to》,却被金在中在演唱会开始的前一天改动。补好妆以后,金在中靠在郑允浩怀里闭着眼睛休息。唇角微笑“允,心跳好快。”


      转动着在中右手中指的银色婚戒“不戴和她的婚戒,她不生气么?”


      “戒指么?”在中眯着眼睛举起手,银戒闪动着温润的光泽“我说,这枚戒指只有几种情况可以摘。”


  “我死了,或者……”右手握住允浩的右手,两枚银戒碰撞在一起“你死了。”


  允浩笑着把视线转向窗外,适才不安的心慢慢平静来,平静的仿佛世界失去了声音,只有自己一下一下的心跳。


  “准备好了么?”


  郑允浩几乎已经听得到前场的嘈杂,思绪有些混沌不清,好像很多东西向自己涌来,把自己淹没在水下,喘不上气,说不出话。但胸腔却滚烫的几乎要燃烧起来,允浩用只有他们看得懂的眼神,一一看着每一个成员,然后伸出左手。


        一只只手伸出,重叠,相握。


  “u-know!”


  “Fighting!!”


  “Hero!”


  “Fighting!!”


  “Micky!”


  “Fighting!!”


  “Max!”


  “Fighting!!”


  金俊秀看了每个人一眼,想起了曾经。急忙自己喊着:“Xiah!fighting!!!”


  “哈哈!!!”其余几个人相视而笑。金在中把右手压在最上面俊秀的左手上“Xiah!!!”


  每个人都看着俊秀,喊出了最震撼人心的声音:“Fighting!!!!!”


  俊秀红了眼眶,皱紧眉头大声的喊道:“TVXQ!!!”


  手向上举,五个人都扬起王般的微笑“Fighting!!!!!!!!!”


  升降台缓缓上升,郑允浩调整着呼吸,他想快点上去,却又胆怯着。


  昌珉伸出拳在他胸前打了一下“哥!准备好了吧!”


  张开手包住昌珉的拳头,霸气的眉扬起“The return of kings”


  音乐响起,灯光大亮,允浩有些晕眩的站在舞台中央。四周,漫天遍野,仿佛无边无际的红海蔓延到了夜的边际,心,却是静了。


  《Why》!拉开了圣诞之夜序幕!


  郑允浩和沈昌珉默契的配合着,郑允浩开始唱说唱部分的时候,音乐伴奏却陡然改变,允浩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小,最后被有天的声音取代。


  金在中、金俊秀、朴有天从天空缓缓降落,《Get out》的旋律回响在夜空。金在中将黑色的头发染成栗色,顾盼之间,倾城依旧。


  《Get out》正到高潮的时候,音乐戛然而止。当音乐再一次响起的时候,全场的女人们瞬间泪流满面。


  《咒文》,归来。


  台下的女人们已不再年轻,有些人还抱着自己的孩子,她们就那样仰望着台上五个如神降落的男人。回忆翻涌,时光急速倒退。


  东方神起,早已不仅仅是偶像。它成了千万人的信仰,承载了千万人的青春。


  女人们回来,不仅仅是为了当初和他们许下的“神起不离,仙后不弃”的诺言而已,那个圣诞夜,她们放纵了自己,回来祭奠自己的青春。


  一夜高歌,一夜纵情。


  雪越下越大,全世界只余一个姓名: 东方神起 


    ★ ★【 Never End 】★ ★ ★


  他们承诺她们,每隔五年的圣诞夜,他们都会站在这里等她们。


  他们大汗淋漓的站在台上喘着气,她们默默的心疼。


  他们微笑的说了结束,她们不动,他们不动。


  他们没有如往常一样鞠躬退场,第一次,他们想换他们看着她们的背影。


  他们站在台上,凝眸看着每一个他们能看清的脸孔。


  灯光骤灭,辉煌好似浮生若梦。他们又站在一片黑暗中,耳畔却好像还听得到她们的呼喊。


       相视而笑,他们搭住彼此的肩膀走下舞台。


  来年的3月,俊秀离开了这个世界。春天回来的时候,他躺在朴有天的怀里,微笑着闭上眼睛。朴有天没有悲痛,因为他已经做到了闭上眼睛,能想起他的眼帘下垂的角度,能想起他唇角弯起的弧度,能想起他左颈侧青色的血管。


   “他一直在。”有天笑着和在中说“他从没走。”


  俊秀离开后的第二个月,有天就变卖了所有不动产,一个人踏上飞往塞班岛的飞机,开始了他的旅程。在中总会收到他从世界各地寄来的明信片和照片,照片里的有天总是望着镜头大笑,他身后的天空澄澈透明。


  留在圈子里的只剩下了昌珉,昌珉已经是亚洲影视界的一线明,高票房的保证。以他的先天条件和如日中天的人气,公司几次希望他能出个人唱片,重回音乐圈。


  昌珉始终都是摇头。


  他和金在中说,他的歌声,只为了东方神起存在,仅为了东方神起存在。


  郑允浩的餐厅越做越大,占据了韩国餐饮业的39%的市场份额,瑞士、西班牙、英国、法国、美国、澳洲……他的餐厅几乎遍布了全球,却由始至终没有涉足加拿大。


  而郑允浩,除了再得知金在中离世的消息后一个人坐飞机飞到加拿大,在金在中的墓地前坐了很久很久。再没去过加拿大。


  金在中第二次见到有天是在5年后的圣诞节。那天晚上的东京巨蛋,没有烟花没有呐喊。


        他们只是安静的唱歌,她们安静的听着。他们没有解释最右边的位置为什么只留下了一束光,她们也不问,只是流着眼泪一起唱着俊秀的部分。


  俊秀听见了么?她们唱给你的歌。该是能听到的,毕竟女人们爱你的心,离天堂那么近。


  5年、再5年、再5年……


  台上的人一个接一个的变成了光,台下的人却越来越多。


  总是会有年轻人好奇的问台下的老人“你们在唱什么?”


  “我们?”老人看着空荡荡的舞台上五束银白色的灯光穿透黑暗倾泻而下,笑了“我们在唱我们的歌。”


  5年、再5年……


  直至台下的人中,再没有人记得谁是东方神起,没有人知道他们为了谁站在这里唱歌,没有人知道他们唱出的旋律曾经属于谁。


  他们只是知道,每隔5年圣诞节一定要来这里。


  又有年轻的孩子歪着头问“你们在唱什么?”


  “我们……?”想了很久,复述出自己曾经得到的答案“我们的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TVXQ·NeverEnd_____________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