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min

你努力的样子好棒

婚礼

离无音-:

金在中打开车门的时候,被江边扑面而来的风冻得一个哆嗦。




已是11月,他身上那件薄薄的针织衫远远抵挡不了深秋的冷空气。可他却像毫不在意似的,走出车门,打开后备箱,将早已准备好的东西搬了出来。




三箱Veuve Clicquot。




他打开一瓶,也不顾什么优雅风度,直接喝了起来。




金在中觉得自己挺矫情。




四十岁的大男人,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到汉江边上吹风买醉,哦不,也不算买醉,他若真是想醉,三箱香槟怎么会够。以他的酒量,这后备箱里所有的酒全喝光了也不一定能让他醉上几分。




他不想醉,却更不愿意如此清醒地活着。




尤其是今天。




金在中背靠着后备箱,掏出手机。




满满几页的未接来电和未读短信。




金在中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眼睛蓦地睁大了一下。是了,他是在聚会上突然离开的,大概自己的不辞而别又引发什么慌乱了吧。




呵。有什么好着急的。他想,我又不会去跳江。




戴着戒指的手在屏幕上来回滑动着,金在中却始终没有看到那个他想看到的名字。




未接来电的记录已经被他翻到了两个月以前,但他的手指还在执着地滑着。




没有。没有。什么都没有。




金在中闭上眼,放下了手机。




是啊,怎么会有呢。




今天是他大喜的日子。应该是我打电话恭喜他才对。他又怎么会有时间,打电话给我呢。




想到这些,金在中抄起手边硕大的酒瓶,不管不顾地喝了起来。




一转眼的功夫,三瓶见底。




“真是没出息啊,金在中。”汉江的风太劲,手边的酒太浓,惹得金在中只觉得自己的眼眶红了又红,酸了又酸。




算起来,自己已经和他纠缠了二十多年。这二十多年,金在中的钱赚了不少,名声人脉地位更是要什么有什么。可金在中只觉得,自己在面对他的时候,还是没一点长进。




永远都像个孩子。




这话不是金在中说的,是他,是郑允浩说的。




“郑、允、浩。”金在中一字一顿地念着,表情认真,却又忍不住笑了出来。“怎么办呢郑允浩,都这么久了,我还是放不下啊。”




“郑允浩”三个字就像咒语,金在中每念一次,想见他的念头就会坚定一分。




满脑子挥散不去的都是和他的过去,金在中觉得自己头都要炸了。




他怎么能记住这么多事情?




他记得郑允浩身上独特的被自己戏称为“婴儿爽身粉香味”的气味。




记得郑允浩的胃不好。




记得郑允浩因为跳舞而受的每一道伤的位置。




记得郑允浩脸颊上的疤痕。




记得郑允浩搂着他睡着的时候胳膊的弧度。




记得郑允浩叫他“在中”的时候温柔的模样。




记得郑允浩在自己买醉的时候默默守在旁边,等自己喝到人事不省再负责善后。




记得每一次自己无理取闹地提出分手郑允浩总是一声不吭地放他走然后等他回来……




他记得,他全都记得。




可是该死,怎么郑允浩对他的所有不好,他全都不记得?




就好像,郑允浩结婚了,但对象不是他这件事。他也不记得了。




金在中在兜里摸索,翻了好久才翻出一包烟来。点上,深深地吸了一口。尼古丁的气味混合着江畔的风,把金在中从回忆里拽了出来。




其实自己本不该这么放不下的。




自己与郑允浩并不是才分手不久,事实上,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




上次分手是什么时候的事?有好几年了吧?




在上次分手之前,他们俩最多也就只有一年多的时间处在毫无联系的状态中而已。那也是十几年前的事了。




金在中还记得,那时郑允浩破天荒地在采访中提到了他出演的电视剧,还夸他来着。金在中当时就想啊,郑允浩搞了这开天辟地头一遭,记者们明天指不定怎么问我呢。果然,第二天,就有记者问他,知不知道郑允浩昨天提起了自己。




金在中还记得自己当时特能装,明明心里美得不行,面上还装的严肃沉稳,结果那记者让自己给允浩说几句鼓励的话,一开口还是露馅了。




因为,他开口的第一句话是,




“允浩啊,最近过得好吗?”




想到当时的自己,金在中忍不住轻笑起来。




还是年轻啊,藏不住事。




一开口,关心啊,思念啊,舍不得啊,就全都暴露了。




其实现在的金在中,依然藏不住事。只要是,关于他和郑允浩的事。




只是,现在他渐渐褪下明星的光环,不再像过去那样,有那么多的粉丝好奇他们俩之间的关系,他也不再需要时不时地给那些苦苦等待的傻孩子们状似无意地透露一点点讯息。




十几年过去,他的爱情,终于变成了他一个人的故事。




一直到上一次分手为止,一年零七个月,是他们彼此之间最长的不联系的记录。




但这次,他们已经有五年没有见过面了。




就连他的婚讯,自己都是从好友那里听说的。




金在中不想再回忆自己听到这个消息时候的表情,不用想也知道,一定非常落寞却还强颜欢笑。“金在中,你真虚伪。”




其实金在中也不喜欢这样的自己,把爱情当全部,患得患失,始终不舍得放手。每次吵架,提分手的都是自己,可是每次,后悔得肠子都青了的也是自己。




可是,金在中不甘心啊。这是和自己纠缠了二十多年的男人,怎么能突然出现一个女人,就这样顶替了他?他甚至幼稚又不可抑制地一遍一遍地想,以前那么多次,那么多次,他都原谅我了,他都等着我回来了。那这次呢,他是不是,忘了等我?




金在中拿出手机,又确认了一遍未接来电,依然没有看到自己希望看到的名字。




他眼底的失望显而易见。




深吸了一口气,金在中拨出了那个五年来一次又一次试图拨通,却从未真的拨出去的号码。




……




“喂?”




……




听到听筒里传来的,久违的低沉声线,金在中突然忘了自己打电话的目的,一时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喂?在中吗?”




听到郑允浩叫自己的名字,金在中这才反应过来。




“啊,我……郑允浩……你最近……过得还好吗?”




“…………不好。”




“……?”没想到会听到令自己意外的答案,金在中愣了一下。




“我说我过得不好。在中,你走了,一走就是五年,这五年你换了联系方式,换了住址,甚至警告你周围的朋友不要告诉我你去了哪里。你多狠啊,说走就走,却连个找你的机会都不愿意留给我。”




郑允浩的声音听上去很疲惫,但是语气却轻轻柔柔,金在中听不出责备,却听得满是心酸。




“你知道为什么以前,你每次说要离开,我都同意吗。因为我一直想,我们俩之间,总要有一个人,拥有一些除了爱情以外的真正想要拥有的东西。除了你,我没有什么想要拥有的,但你不一样,你没了我,还有很多很多的梦想要实现。所以我想,放你走吧,如果不能两个人都好,就让你一个人好。”




金在中把手机紧紧贴在耳朵边,生怕自己错过了郑允浩的任何一个字。他紧紧地咬着唇,不让自己的眼泪显得太丢人。




“之前的每一次分手,你都回来了,所以我想,你还是需要我的。但这次,你一走,就是五年。”郑允浩停顿了一下,像是在平复自己的情绪。




“所以我想,这一次。你大概是真的放手了。你大概,真的不再需要我了。所以我遵从父母的旨意,结了婚。”




“郑允浩,”金在中终于哽咽着,打断了他。




“郑允浩,如果我现在说我后悔了,我还是放不下你,我和你纠缠了二十年,什么风雨都过来了,现在要我……我不甘心,你会相信吗?”




“……”




“……在中,我们回不去了。”




金在中终于放下了耳边的手机。




没想到,自己轰轰烈烈可歌可泣又可笑的爱情,结局却是如此的平淡无奇。




世间能有多少执手步入婚姻殿堂的夫妻,是因为爱情呢。




最美好的爱情都是悲剧,因为遗憾,所以怀念终生。




金在中收起手机,转头看了看自己的后备箱,Veuve Clicquot还剩两瓶,他却不准备再喝了。




回到驾驶座,金在中启动车子,把车窗打开,任凭冷风灌满快速行驶的跑车。




深秋的风真凉啊,刮得金在中满眼满脸的泪。甚至,他都要看不清前方的路了。




……




“嘭——————————”




……




……




金在中觉得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重重地击中了,突然醒了过来。




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和后背,全是冷汗。




做噩梦了。




转头看了看床头柜上的电子闹钟,显示的日期是2017年,他长舒了一口气。




还好,现在的自己是32岁。




身旁的人似乎被自己大喘气的声音惊醒,半眯着眼瞧着金在中,一只手伸过来,想把他揽在怀里。




金在中却挣脱了他的手,翻身到了另一个方向。




这下子,身旁的人彻底醒了。




郑允浩把胳膊枕在头下面,眼神迷离地望着金在中的背影,“怎么了?睡不着吗?”




“郑允浩”,金在中并没有转过来,声音闷闷的。




“我刚才梦到你结婚了”,他回忆起刚才的梦,只觉得自己喉咙发苦,“对象不是我。”




他挑了最重点的部分说,直接忽略了梦的最后自己精神恍惚差点殉情的丢脸画面。




郑允浩坐起身,深深地看向身旁一直不愿意看自己的爱人,没说话。




“郑允浩,你会结婚的吧,你早晚都会结婚的。对吗。”金在中把脸转向郑允浩,可郑允浩第一眼看到的,却是心上人满脸的泪。




郑允浩心疼得紧,俯下身,细细地吻上爱人的泪。一寸一寸,从眼角,到脸颊,再到脖颈,唯独避开了嘴唇。他吻得很慢,很细致,吻得金在中在抽泣的空隙不住地闷哼。




“郑允浩你回答我,你会不会结婚?”金在中的问题和他眼眶里的泪一样,不肯罢休。




郑允浩叹了口气。




分分合合十几年,自己鲜给过他什么美好承诺。郑允浩知道,金在中累了,他过够了这样看不清将来的日子,他害怕他们会没有未来,所以一遍一遍向自己确认。




自己怎么忘了,身边的这个人,早已不再是过去那个对什么都好奇对什么都充满自信的大男孩。如今的他,最大的执念,也不过是怜取眼前人而已。




郑允浩再次俯下身。




“金在中。”




他吻上爱人的唇。




“我们结婚吧。”




=THE END=



评论

热度(26)

  1. MAXmin离无音 转载了此文字